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白澄宇 > 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在湖南城步县与蜂农代表座谈,讨论养蜂业发展问题。养蜂人都互称师傅。
 
段师傅是城步甜苗苗品牌创始人,他给我讲过他养蜂的初衷。他原本是餐厅老板,整天喝酒造成重度胃病,他为治病而开始自己养蜂,胃病治愈后,他希望让更多的人从蜂蜜中受益,便到各地学习养蜂技术,回来后创办蜂场和公司,并发起成立养蜂合作社,希望让更多的山区农民参与养蜂业,带动贫困户增加收入。
 
城步养蜂协会陈师傅是祖传苗医,他受《了凡四训》启发,领悟到蜜蜂只取花蜜,不伤其花的道理,把蜂德与医德结合,从一个外行成为一个养蜂专业师傅,而且利用其医学专业素养,给当地养蜂业引入了一些科学的蜂蜜监测技术。
 
我曾经拜访过的深山里的杨师傅也在座,他再次阐述了天牧蜜蜂的观念,认为养蜂要有随顺自然的心态,不要执着产量和收益,而是追求健康快乐的生活。
 
我以一个蜂蜜消费者的身份与各位师傅进行了交流,一起分析养蜂业存在的问题和解决之道。
 
他们一致认为养蜂业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信任危机,因假蜜横行,让消费者失去了对蜂蜜的信任,冲击了真蜜的市场和价格。
 
我问他们假蜜横行的原因,经讨论,大家认为是消费者不知道辨别真假蜂蜜,也不知道真蜜是如何生产的,那里有真蜂蜜。真蜂蜜不是人生产的,而是蜜蜂生产的!如何让消费者了解真蜂蜜呢?靠养蜂师傅个人是难以做到的,要依靠行业协会或合作社等社会组织来开展宣传和教育,靠协会或合作社来规范养蜂技术,统一蜂蜜质量标准。
 
我又问他们,如果假蜜被赶出市场,消费者还会面临一个问题,就是蜂蜜定价差别很大,有40元一斤的意蜂蜜,也有100元一斤的中华土蜂蜜,还有800元一斤尼泊尔巢蜜。定价的依据是什么?正如养蜂师傅们说的,真的蜂蜜不是人生产的,而是蜜蜂生产的。那么消费者为什么要给养蜂师傅支付那么多钱?养蜂师父的价值到底在哪里?如果是劳动价值,采一斤蜂蜜的劳动量远远小于种植业和其他养殖业,为什么要有那么高的价格?他们说养蜂并不那么简单,不仅投入劳力,还有其他成本。但我说怎么算,成本也没有那么高啊?养蜂师傅的价值到底在哪里?
 
我启发他们说,其实,既然蜂蜜是蜜蜂生产的,消费者不仅是给养蜂师傅付费,而且也是在给蜜蜂付费,只是蜂蜜不言,也没有微信和支付宝,无法收款,是委托养蜂师傅们收款。养蜂师傅的工作不仅是做蜂箱、割蜜、摇蜜、过滤、灌装等等劳动,还要花心血维护蜂箱周围良好的生态环境和蜜源,保证蜜蜂安居乐业,才能生产出好蜜。而且,为了避免周围果农使用农药,养蜂师傅可能要做果农的工作,可能要请果农吃饭甚至给他们补贴,弥补他们因使用生物治虫法和农家肥而增加的成本。这些都是养蜂师傅们对蜜蜂的回报,需要替蜜蜂向消费者收费。而与环境维护和社区共建这样的公共事务,养蜂师傅个人也是难以完成的,需要协会或合作社来开展,协会与合作社的工作也需要成本。我建议他们可以采用结构性定价方法,比如,在100元蜂蜜款里,养蜂师傅劳动收入是50元,给村里居民协助维护环境的补贴是20元,用于养护蜂箱和蜜源植物的直接成本是20元,给协会或合作社的补贴是10元。这只是一种设想,具体的分配比例可以讨论。我这么一说,协会会长陈师傅频频点头,赶忙记录下来,并把我的观点发在了面对面建立的群里。
 
这就是我思考很久后,结合在城步了解到的天牧养蜂观念提出的自然养蜂法。现在系统阐述如下:
 
1.蜜蜂是大自然的精灵,属于全人类。工厂化集中式养蜂模式中,蜂农只是利用蜜蜂酿蜜来增加收入,蜜蜂是蜂农的奴隶。这样酿造的蜂蜜不是自然的,是不和谐的。蜂农应该是蜜蜂的守护者,而不是奴役和掠夺者。是利益共同体。
 
2.蜂蜜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,人们需要为自己的健康食用蜂蜜,蜂蜜是蜜蜂的产品,人获得蜂蜜应该与蜜蜂平等交换,要满足蜜蜂的需要:自然的蜜源、自有的生存状态、自身种群的适当繁衍,既蜜蜂的自然生态。
 
3.而蜜蜂也是在与自然交换,帮助植物授粉,并获得花粉和蜜汁。因此,大自然是养育蜜蜂和人类的共同的家。
 
4.人、蜜蜂、自然之间可持续与和谐的关系是平等的互助关系,人与蜜蜂共享自然的恩惠,也要回馈自然。
 
5.我们要在蜂农与蜜蜂之间建立一种共享与共生的关系。同时,也要在蜂蜜消费者与蜂农之间建立一种共享与互助的关系。在这种关系中,消费者要获得蜂蜜,就要向蜜蜂支付采蜜的服务费,和保护环境、维系蜂群生存的费用;同时要支付蜂农替消费者管理和维护蜂群及环境的费用。
 
6.蜜蜂是个有着精致的分工合作、相互帮助的集体,才能最有效地生存和发展。而且,蜜蜂一旦获得足够的蜂蜜,就不再过度采蜜。同样,人类也可以效仿蜜蜂,建立起自己的互助合作的集体,既合作社。在这个共享的系统中,蜂农组成蜜蜂管理合作社,消费者组成共享蜂蜜合作社。这里不是简单的商品交换买卖,而是组织起来,通过集体的统计和分配,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来分享成果,避免对自然不必要的消耗和浪费。
 
其实,这些不成熟的甚至幼稚的观念是我的自然经济观的一部分。我对自然经济观的思考如下:
 
1. 人类是自然的索取者而不是创造者。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,是人类对自然的索取改变着自然。
 
2. 人类从自然获得的产品并不主要是人类生产的,而是自然生产的。比如大米,是稻田的水土和阳光生产的,蜂蜜是蜜蜂生产的。人类只是协助了这些生产过程,并把稻谷和蜂蜜采集加工后搬运到餐桌上。
 
大自然的生产者是无处不在的能量,一切皆可转化为能量。人类的生产过程是对能力的利用过程。
 
3. 参与生产的主要是自然的能量,劳动只是贡献了很少一部分能量,而资本并没有参与生产过程,只是参与了能量的配置过程。应该建立统一的能力价值体系,以能量价值论统一劳动价值论。
 
4. 既然自然和能量是生产的主要贡献者,人类要在产品中体现自然的价值,要给自然付费,不能只是从自然索取,单方面索取的生产方式是不可持续的。
 
5.自然经济是更合理的人类生产方式,未来的自然经济不是对农耕时代自然经济的简单复辟,而是在继承传统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基础上的升华。自然经济是人与自然平等交换的生产方式,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产方式,是人与自然互助合作的生产方式。
 
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天牧养蜂与自然经济观

推荐 0